Édouard Manet, Portrait of Émile Zola, 1868.

說到這裡,我們的討論涉獵到Manet不完美裸體的演繹印象派如何糅合了日本藝術的美,當然還少不了印象派對當代都市生活的熱愛與觀察。縱然印象派在當代受千夫所指,當代藝評人中其實亦不乏賞識印象派之人,其中一位,就是法國作家兼評論人Émile Zola。19世紀中期,Zola大力捍衛Manet的Luncheon on the Grass以及Olympia;甚至Zola的小說裡出現的角色,有不少是根據Manet不同作品的角色所塑造。Zola與Manet志同道合、惺惺相識,力求打破傳統藝術的矯情與陳腐。

為了表達對Émile Zola的感激,Manet特意為當時26歲的Zola畫了一幅人像畫:

Manet, Edouard - Portrait of Emile ZolaÉdouard Manet, Portrait of Émile Zola, 1868. Oil on canvas.

畫中的Zola正在沉思,身邊佈滿了書本與藝術品。然而這不是一幅普通的人像畫,因Manet其實在畫中包涵了幾個印象派的特點:

首先,畫中的右上角竟是掛了Manet 1865年轟動一時的裸體作品Olympia

Olympia_Zola

Édouard Manet - Olympia - Google Art ProjectÉdouard Manet, Olympia, 1863 (Submitted to the Salon of 1865). Oil on canvas.

我們在世間已無維納斯一文中討論過,Manet透過這幅以妓女為題的作品,挑戰傳統完美裸體的表述,是Manet對當代傳統學派所發出最大的呐喊。在眾多Manet的作品中,Zola最為欣賞Olympia

吊詭的是,在Zola的人像畫裡,Olympia背後竟露出另一幅印刷品的一角:

Bacchus_Zola.jpg

這圖是西班牙著名畫家Diego Velázquez有關傳說中的酒神的作品。Manet一年前正好到過西班牙看到該作品的原貌,並深受Velázquez的naturalism影響。Émile Zola與Manet同樣喜愛Velázquez,這幅印刷品暗示了兩人都是愛慕Velázquez的同道中人。

Velázquez - El Triunfo de Baco o Los Borrachos (Museo del Prado, 1628-29)Diego Velázquez, The Triumph of Bacchus, 1629. Oil on canvas.

然而,這幅作品最能反映印象派特點的,是畫家們對日本藝術的情意結。

Byobu_Zola

Sumo_Zola.jpg

以上這幅印刷品就是日本藝術家Utagawa Kuniaki有關日本武士的作品:

Sumô Wrestler Ônaruto Nadaemon of Awa Province (Ashû Ônaruto Nadaemon) by Utagawa KuniakiUtagawa Kuniaki, Sumô Wrestler Ônaruto Nadaemon of Awa Province (Ashû Ônaruto Nadaemon) 「阿州大鳴門灘左衛門」, Edo Period.

最後一個有趣的地方,是Manet的簽名。在躲在酒瓶裡的畫家裡,我們討論過Manet最愛與觀畫人玩捉迷藏──簽名總是不經意地藏在畫中的一角。在上次的A Bar at the Folies-Bergère,Manet把簽名藏在其中一個酒瓶裡,暗示畫家猶如商品般可悲的身份。

這次,Manet把簽名藏在Zola一份筆記上:

Manet_Zola

在一片土地裡再難以容身,懷著理想與理念,總能找到知音。

 


相關文章:


輸入電子郵件地址以關注此網誌,並透過電子郵件接收新文章通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