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偉:舞繪」畫展

地點:香港金鐘正義道九號亞洲協會香港中心
日期:2016年3月20日至4月4日
費用:全免

(沈偉背景內容摘自「沈偉:舞繪」畫展的場刊)


2008年,北京奧運開幕,一揭幕就是舞者在大型畫布一邊起舞,一邊透過優美的動作,用手腳把顏料掃開。那一刻,整個世界都在屏着氣靜觀。而在背後策劃這一切的,就是編舞大師沈偉。

www.shenweiarts.com/scroll/Scroll (2008) at the Beijing Olympics Opening Ceremony

沈偉在1968年出生於中國湖南省,自九歲開始學習傳統戲曲,而父親則是城市戲曲院的總監。沈偉又愛現代舞,並於1991年創立了中國首個現代舞團──「廣東現代舞團」,在國內鋒芒初露。1995年,沈偉移居美國紐約深造,並結合了中國傳統戲曲與現代舞的精神、技巧和理論,發展一種新的肢體語這和舞台表演,深得美國現代舞界權威的青睞。身兼編舞家、舞台指導,以及舞台、服裝和燈光設計師多職,沈偉創作了無數舞蹈表演,其舞團曾於世界各地的藝術節亮相。至2008年,沈偉擔任了北京奧運開幕禮的首席編舞者、執導多媒體舞蹈表演《畫卷》。

然而,沈偉卻有一鮮為人知的興趣──繪畫。多年來沈偉在舞壇上發光發熱,卻一直希望投畫室作畫。自中學時代,沈偉總會儲備顏料和畫布,待靈感一來時便執筆作畫。

有趣的是,舞蹈是一個需要融入音樂、燈光、不同視覺效果的團體藝術,當中涉及舞者間的高度默契與交流,與畫畫如此單一、寂靜的表達形式大相徑庭。但正正因為兩者的分別,反而令沈偉找到一個平衡。「編舞的工作十分熱鬧,你要跟不同工作岡位的人溝通,沒有一刻平靜下來。但有些時候,你只想不發一語地獨處,繪畫對我來說可謂完美的平衡。」

沈偉執筆多年,畫風隨着年月經歷了許多蛻變。他最初以寫實風格描繪當時藝術學院的戲曲演員;90年代,沈偉創作了一些肖像,描繪孤獨的少年,又有些自畫像刻劃置身於陰暗、超現實環境的痛苦、扭曲的男性裸體。

www.shenweiarts.com/new-page/Shen Wei, Face Front Sitting on Bed — Self-Portrait #2, 1995-1996, oil on canvas.

www.shenweiarts.com/new-page/Shen Wei, Afternoon Sun Tan, 1998, acrylic on canvas.

沈偉隨後的畫作逐漸展現出與舞蹈的契合。2006年,沈偉第一次來港出演舞蹈《春之祭》時,在文化中心的大堂裏舉辦小型油畫展覽《韻律》。《韻律》整個系列運用黑、白、灰繪出不規則、自由奔放的線條,密密麻麻地在畫布上纏結在一起,彷彿在捕捉音律間活潑輕快的生命力──時而剛勁有力,時而悠長委婉,把音樂、舞蹈化為一幅視覺藝術。他更放棄畫筆的規範,真接用四肢和身軀沾滿黑色的油彩,在畫布上作畫。他的身體就是揮灑自如的畫筆,把活力與動感傾瀉在畫布上。

www.shenweiarts.com/painting-1

www.shenweiarts.com/new-page/

www.shenweiarts.com/new-page/Shen Wei in the Studio

2016年,沈偉回歸,但並非以編舞家的身份出現。他在亞洲協會香港中心舉辦個人畫展「沈偉:舞繪」,共展出七件大型作品。十年晃去,沈偉的作品不論題材、用色、筆觸、畫布的大小,都呈現一種截然不同的風格──這次多了一份盪氣迴腸的沉鬱,在黑白之間多了一份隨心與自由,渾然天成。

對於數十年來畫風,甚至身份的轉變,沈偉處之泰然:「每個人都在經歷不同的階段,蛻變,然後成長。藝術家亦然。每種畫風的形成背後總有其原因,今天的我經歷過新的體驗與遊歷,我蛻變了,我的作品也因而改變了。藝術和人一樣,本來就不應定格。」

回首過去,原來沈偉曾經獨自出走多個地方,包括西藏、戈壁沙漠、喜瑪拉雅山脈、柬甫寨旳吳哥窟、絲綢之路。這些景緻的壯麗風光令沈偉歎為觀止,亦令他探求自己從未真正認識的歷史文化。這幾次心靈之旅令沈偉反思人與大自然的關係。因此,我們看到今天的作品展時,會聯想到連綿的山脈與古代的園林山水。

然而,沈偉指這些畫作並非山水畫,亦不是表達現實世界裏的任何事物。「我所表達的,是一種意境。我不希望任何人被現實世界的事物規限了對作品的了解。每個觀畫人的經歷、背景不一樣,對作品的演譯和感悟也就不盡相同。因此,我的畫作標題是『無題』。」若大家有感作品像大自然的山水,也許,人本生於大自然,我們對作品的感受也正反映出人類對自然的追求,而這種追求,是一種無分界限的普世價值。

Left: Shen Wei: Dance Strokes
Right: Shen Wei, Untitled No. 9, 2014, Oil and acrylic on linen

今天我們看「沈偉:舞繪」,只覺氣勢縱橫,有如行雲流水。耐人尋味的是,過去沈偉繪畫《韻律》曾實驗不同的音樂,今天的作品,卻是於一個安靜的房間描繪。因沈偉已到了一個新的境界──音樂藏於內心。他的心已有音樂,他現今需要的,只是一個安靜的房間,享受獨自作畫的安寧。也許,這也解釋了3月26日「沈偉:舞繪」的舞蹈表演。表演長達半小時,包括十二位舞者,半小時裏完全沒有旋律作背景音樂,只有同一節奏的「滴答」鐘聲與沉穩的鼓聲。也許沈偉的內心已不需要外來的旋律來輔助他的作品,我們只需欣賞舞者優美的舞姿。

Left: Shen Wei, Prelude – Untitled No. 12 (for bodies, 2015)
Right: Shen Wei, Untitled No. 32 (Bodies and Rooftop, 2016

沈偉現居美國,並希望將今天的作品帶到中國。

說到在中美之間遊走如何定義自己時,沈偉問:「我們有需要如此定義自己嗎?這些定義本來就是世俗給予我們的,那是關於我們的一些背景資料,卻不能完全代表我們。若我要為自己下一個定義,我會說,我是一個人(human being),我無需受制於任何框架、定義、界限,我是自由的,就如我的作品一樣。」

說到今次畫展七幅作品各有不同的手法,有些用「留白」的技法,有些則用色彩填得滿滿,有些用了西方消失點的技法……沈偉說:「我作畫時不會去想一個既定的原因和出發點,我希望能做到隨心而繪,就如法國印象派的畫家,是他們自稱『印象派』的嗎?不然,『印象派』這個名字是社會賦予他們的。他們的內心從來沒有想過『噢,今天我來一個新的畫風,就叫它印象派吧!』藝術是經過長時間的觀察、感悟,慢慢地蘊釀出來,名字、標纖,是世俗賦予他們的。」

Left: Shen Wei, Untitled No. 3, 2013, Oil and acrylic on linen canvas.
Right: Shen Wei, Untitled No. 31, 2015,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說到中西的藝術教育時,沈偉憑藉自身經驗,有感中國的藝術教育講求服從規則,西方藝術教育講求創意與打破傳統;中國的藝術教育鼓勵學員的自身領悟;西方的教育則鼓勵學員發問,答案是來自老師,而非學生的感悟。兩地的藝術教育與審美觀各有不同,與兩地的文化、歷史、生活有莫大關係。問及沈偉對亞洲社會的年輕一代有甚麼話想說?

「身為一個人,一定要有spiritual life,而這些spiritual life,一定是來自藝術。這種精神,是任何物質生活都不能提供的養份。我希望年輕的一代,能體會到藝術的重要。」

當你觀察、體驗和欣賞到萬物中的一些細節,你會發現簡單而不經意的一些事物其實富有意義,並可以產生出強大的力量。

在我們看得到和看不到的任何情形中,一切事物皆是聯系在一起的。

創作你所不曾見過的。

在我的藝術創作中,形態、顏色和精神缺一不可。

沈偉

When you appreciate the little things in life and start to experience life in small details, you will begin to realize that simplicities can also be very profound.

Everything is connected by what we know and what we do not know.

Create the things you cannot see.

Shapes, colors, and a great spirit cannot be separated from each other in the making of art.

Shen Wei


關於沈偉:

現居於美國紐約的沈偉 ,生於中國湖南省,爲國際著名的美籍華裔舞蹈家、編舞家、藝術家和導演。

他所獲國際榮譽包括「尼金斯基獎」(2004年)和美國「麥克阿瑟天才獎」(2007年)等。2008年,他獲邀為北京奧運會開幕禮擔任創意策劃和《畫卷》篇編導。沈偉在國際舞蹈藝術界享負盛名,他開創了名為「自然身體發展」的舞蹈技術體系,同時大量融合多種媒介元素,包括繪畫、聲音、雕塑、劇場、影像、行為等。《沈偉:舞繪》爲沈偉在亞洲的首個近期油畫大型個人展。


註^:2016年3月26日,沈偉創作了首個為亞洲戶外環境表演的舞蹈,題為《無題32(身體/天台)》,於亞洲協會香港中心的天台演出作為展覽的一部分,此表演的靈感來自高度密集的城市環境裏僅存的綠色生態。表演帶領觀眾遊走於大自然與大都會之間,穿梭古蹟與未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