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 潤物無聲》
Uncovering the Story of Water Poon 水禾田

水禾田,一個香港人不會感到陌生的名字。他既是著名攝影師,又懂繪畫、製片、設計、廣告製作、撰稿,更曾隻身走到第三世界國家拍下當地的人生百態,出版了《人間》、《彼岸》《人世間》等攝影集。多少年來,水禾田走遍世間大地,遊走在華人世界的文人墨客間,影盡人間百態,道盡世間離合。這位能文、能畫、能拍、極具豐富內涵的大師,竟是一位非常和靄的老前輩,沒有一點架子,世界大同,一視同仁。

WPoon_2

說起藝術,水先生合上眼睛,娓娓道來大半生在藝術界的種種奇遇。「回首過去,我竟有幸遇上不同的藝術大師。」水先生憶述當年在台北「摩耶精舍」與張大千老師見面,張老師說起年輕時曾穿著棉布衫,騎著小驢,獨自到敦煌莫高窟寫生;又有一次,水先生為籌備黃河影展,到上海拜訪劉海粟老師提字,一追竟追到黃山,默默地看著劉氏用五小時一氣呵成繪下黃山的絕美景緻;還有多少次與作家三毛到上環摩羅街看古董,一起追尋民間手藝;和黃霑一起合作拍廣告……

水禾田浸淫在藝術大半生,竟是沒有師承,也沒有踏足過學院求技,卻有福緣結識種種藝術中人,見識他們的修為與胸襟。

對水禾田的一生來說,藝術,是緣分。

正正因為這非一般的緣分,令水禾田感悟到在藝術界裡一定要有多方面的見識和才華,並且要自成一格,才能活得充實愉悅。因此,在過去數十年裡,水禾田一直探索新的作畫題材和風格。

早年水禾田到桂林,被那層疊的山脈和無盡的境界深深吸引,是以開始了「高山流水」系列,在宣紙上利用濃淡不同的墨,把那晨曦的薄霧、一抹紅日、黑瓦白牆一一呈現──時而深藍、時而是淡淡的花青顏色;到了後期,水禾田將整幅作品簡化到只有簡單的線條和一抹淡藍。他說,日出和日落時,整個桂林就是染了這一抹淡藍的薄霧,令他難以忘懷,是以他選擇了這片藍,希望將那片刻的善美永遠留存……

Water Poon, No. 33 高山流水(太陽)Water Poon, No. 33 高山流水(太陽), 2007. Acrylic on canvas.

Water Poon, No. 21 Running Water Mountain HighWater Poon, No. 21 Running Water Mountain High, 2007. Acrylic on canvas.

除了山水,水禾田另一出人意表的系列,是亦舒小說的封面。這位弱質纖纖的長髮女子滲透溫柔婉若的氣質,在每一個封面上都穿著不同的時裝。原來這數十年來,她一直是出於這位攝影大師之手,至今無從間斷。時至今日,亦舒的封面已然換了設計,但水禾田依然捨不得這位長髮女子,不斷為她繪下故事,換上新裝。這位女子的身後,偶爾會有香港的歷史地標和一兩句格言,娓娓道出香港女性的內心寫照。

Water Poon, SUNWater Poon, SUN, 2016. Watercolour and pencil on paper.

Water Poon, 難得自由自在Water Poon, 難得自由自在, 2016. Watercolour and pencil on paper.

水禾田遊走香港和加拿大兩地,有一系列的作品竟是用上兩地報紙,把兩地的地標繪在報紙上,令筆下的景物透出當地的文字、日期,耐人尋味。

Water Poon, Downtown • VancouverWater Poon, Downtown • Vancouver, 2015. Mixed media on newspaper.

Water Poon, Western Market • Hong KongWater Poon, Western Market • Hong Kong, 2015. Mixed media on newspaper.

最近,水禾田開始了「和諧善緣」系列:數條粗幼線條在畫面空間有序地流動,黑壓壓一大片荷葉代表了世界的延伸,一點一點紅蕊是荷花,粗幼有置的枝幹站著小鳥「善善」,靜觀世界,活在平和自然之間。

這系列的作品空靈自語,畫像空間如天籟無垠,色彩簡潔,滲透絲絲禪意。

Water Poon, 荷香在 Lotus FragrantWater Poon, 荷香在 Lotus Fragrant, 2015-16. Chinese ink on paper.

Water Poon, 阿水Water Poon, 阿水, 2015. Chinese ink on paper.

「萬事萬物皆有其規律,人與大自然一樣,有始也有終。每一件事物的最深處,一定有其偉大和永恆,繪畫和攝影,都是把這種恆美留著,為世人呈現世間的善美。」游刅在畫筆和相機數十載,水禾田眼中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芸芸眾生都富有對生命的頌讚。「一個藝術家的任務,就是把世間最平凡的事物、世間遺忘的美帶給世人。」

這種美可以是很簡單,例如是桂林的淡藍、香港的老地標、荷花、荷葉、小鳥,也已是個天上人間。

在水禾田筆下,藝術,是善。

然而, 說到何謂藝術家,水禾田竟說自己並非藝術家。

「藝術家跟其他職業不同,讀了醫科,你是醫生;讀完法律,考了資格,你就是律師。但藝術家呢?是不是你讀了藝術,畫了數幅作品,你就是藝術家?藝術家永遠不是自己說了算,藝術家一定是別人認為你是,你才可算是;因為決定一個人是否藝術家,一定要看這個人為社會、為藝術做過什麼;他的作品有沒有影響他人,啟發社會?這些,都不是在書本上可以學習得到,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一個人的天資和創造力。」

由銅鑼灣往跑馬地的短短一段路途,水禾田不忘以相機捕捉城市中的美。

說到當今世代的藝術發展,水先生不禁慨嘆現代人過分依賴電腦。過去沒有電腦,全靠人手,個人的創意、技藝彌足珍貴,卻容易被今人忽略,創作的作品內容、深度也不足。

這當然與一個城市的藝術培育有關。

「在香港,雖然個別大專院校有藝術課程,但整個城市對藝術的態度、對年輕人的藝術啟發卻是十分不足。這裡過份偏重金融發展,不少珍貴的文化、手藝卻漸漸被遺忘。在這個城市,我連找一個合意的展覽場地也有困難,這裡的空間實在太少了。」水禾田憶述過去曾親自拍了多套有關中國民間手藝的紀錄片,內心深明它們是最值得保留的文化瑰寶,但自知在香港不會受落,因此至今從未面世。

「藝術無分國界、種族、文字,有了藝術文化,一個社會才會少點怨恨,多一點和平,多一點愛。」

Water Poon, 愛自由愛和平愛自在Water Poon, 愛自由愛和平愛自在, 2016. Watercolour and pencil on paper.

既會繪畫又會攝影、設計、製片的水禾田深明藝術創作是互通共融的,想不到水禾田與時裝設計也能互相啟發。一問,才知原來水禾田太太是時裝設計師。水太太張嘉寶設計風格溫文雅緻、清麗脫俗,不少設計更與丈夫的作品互相呼應,令人會心微笑。早前水禾田舉辦作品展,他太太就曾舉辦一個時裝表演,兩個系列互相呼應,令人神往。

兩人育有兩名女兒,一名「自在」、一名「人子」,佛教、基督,兼收並蓄;這當然也包含父母對女兒的寄望:不論是平庸或是成材,懷著仁愛之心,整個人生不用追名逐利,不去計較成敗得失,自由知足,凡事盡力而為,這才是真正的為人。

面對世間萬物、芸芸眾生,水先生的作品、處世態度,甚至是對女兒的寄望,都展現出一代大師在大千世界中屹立不倒、內斂如水的胸襟。

水禾田繪畫集裡就有這麼一句話:

「為什麼要有文化藝術,活著又有什麼意義,為了生存。原來做人需要的很少,慾望卻很多。生老病死萬事萬物,也不過四大皆空。」

在水禾田眼中,藝術,是悟。


WPoon_3

水禾田,原名潘炯榮,是攝影家、畫家和導演。水禾田出生於廣東南海,畢業於香港,長期從事攝影和藝術創作,作品曾於新加坡、東京、加拿大、美國、澳洲、菲律賓展出,並有部分作品被美國波士頓MIT美術館及澳門賈悔士美術館收藏。1985年,水禾田獲香港十大傑出青年獎、1988年獲香港藝術聯盟第一屆攝影家獎、2005年獲中國上海馬爹利頒藝術家年獎、2006年獲聯合國教育科學文化組織世界文化遺產中心邀請參加拍攝計劃,為我國攝影藝術做出很大貢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