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姿彩香港
畫家:Gary Yeung
地點:Black Sugar Coffee
地址:何文田太平道8號地舖
日期:直至2016年9月30日
開放時間:星期一至五早上8時至下午6時、星期六日早上10時至下午6時
電話:3709 6259

360 Coffee Shop x 藝趣談 Art Uncovered – ART in Coffee Shops 系列之六


早前為大家介紹過 Harvy Chan 的十二門徒 Amimi ChengMark Law,他們的風格迴異,題材更是大異其趣。今次我們訪問到另一位門徒 Gary Yeung,其風格題材又帶給我們另一番風景。

Gary Yeung 是 Urban Sketchers Hong Kong「速寫香港」的創辦人之一,顧名思義,這個團體喜用速寫的技法描繪香港的風景。

Urban Sketchers 是起源於西雅圖的國際組織,致力推廣城市寫生的樂趣,全球有超過20個國家嚮應。早於三、四年前,在香港土生土長的 Gary 漸漸發現香港正在一點一點地消失──不少歷史建築物要不面臨遷拆、就是在重建計劃中遭受破壞。Gary 感受到記錄香港的重要,便開始有意識地描繪香港的景致,最後更與友人組建了「速寫香港」,讓一眾喜愛繪畫、喜愛香港的藝術家匯聚在一起,一同以筆觸記錄香港。

「我們的作品並不是要追求完美,更不是要教導任何人怎樣的技法才是最好。我們重視的,是畫家自身對這個城市的感覺、捕捉在這裡生活的神韻。我們的精神很簡單,就是鼓勵大家隨身帶備畫具,一看到感興的風景,就動筆。」

的確,若你參與 Gary 畫展的 Grand Opening 時,會留意到有數位年輕人在埋頭苦幹,專心一致地繪畫。後來一看,才知道他們絕不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而是靜靜地觀察這個世界,觀察我們,把咖啡室內的眾生相都繪畫下來。

即使是描繪同一樣的景物,不同的畫家也會因為自身不同的經歷和感受描繪出不一樣的感覺。

今次 Gary 在 Black Sugar 展覽的主題是〈姿彩香港〉,整個系列用上明亮的色彩刻劃現代香港不同的景致,有旅遊景點、鄉郊、街市、水果店、雜貨店,一口氣展現香港不同的面貌,生動活潑,再加上透明靈動的水彩,更是悅目多姿。

然而整個系列最有力的作品,卻是一幅描繪老香港的大型油畫作品。這次 Gary 一反在外寫生的習慣,在 studio 裡對著老香港的黑白照片,用油彩刻劃數十年前的香港。

gy_3

「過去香港還未有彩色照片,所有的紀錄只有黑白。我在想,如果用彩色的媒介將這樣的香港重新演繹,會撞出一個怎樣的效果?」

眼看到畫布上的舊巴士、招牌、老式茶樓、單車和汽車一同行走,配合起畫家刻意挑選的暗沉多變的色彩,出來的效果懷舊卻又充滿故事和生命力。此外,Gary 今次嘗試模仿畫家梵高,在畫布上厚厚地塗上斑駁的油彩,令整幅作品仿佛在蠕動,既讓觀畫人感覺到大街上熙來攘往的喧鬧;同時又感受到歲月在無聲消逝,帶著一種莫名的唏噓。

The SowerVincent van Gogh, The Sower, 1888. Oil on canvas.

這幅作品既是在畫室內製作,那麼與在街道上寫生的感覺有什麼不同?

「在畫室內寫生有較長的時間和寧靜的空間,我們可以選用慢乾的油彩;但在街道上卻很難用上油彩──街道上整個節奏都太快了,我繪畫的時候要取捨,還要加上自己的想像力。然而最特別的是,在街上寫生時其實我們正與整個環境互動,有時更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你看這幅布攤的畫作,其實繪畫期間,布檔老闆突然鼓著臉,兇巴巴地走過來,我還以為他要叫我停止了!豈料他看到我的畫作,好奇地和我攀談起來,就這樣我們的話匣子打開了,他更很高興,說我把他畫得比現實要年輕。」

gy_2

「又有一次,我在街上畫兩棵鳳凰木,畫得起勁之際,有一位嬸嬸走過來看看,笑著對我說:『原來你在畫這鳳凰木!你知道嗎,這兩棵樹是我和丈夫結婚時,他親手栽種的。』

gy_11

那一刻我真的又驚又喜,雖然是多麼瑣碎的一件事啊,但不知何故,我這輩子也不會忘記這些記憶。這些記憶都在告訴我,這個城市每一個角落都有它不為人知的故事,我把景物描繪出來,其實也就在記錄這許許多多的故事。」

這些不為人知的人和事,其實都在展現香港的精神面貌,彌足珍貴,教 Gary 深深著迷。

然而,不是每一個回憶都是美好的。說到寫生的艱難,Gary 不禁概歎香港人對於寫生依然抱著陌生的心態,更有不少次在商場、公園寫生時,被保安邀請離開。

gy_6

「我沒有影響任何行人,他們有些拍照,有些玩手機,我只是在繪畫而已;但這裡就是會排擠一些不熟悉的行為。若是在外國,這根本是平常不過的事!我有一次在外國寫生,保安員走過來,他不是要我離開,而是禮貌地問我:『Do you need a chair?』那種從容又沒有壓力的感覺,在香港很難感受得到。」

聽著這些經歷,我們不禁感到香港仿如牢籠,大家只容許一種既定的生活方式,只要稍有偏差,就成為不受歡迎的小眾。然而,Gary 對於街頭速寫依然抱有希望,他感覺到這個城市有不少有心人熱愛藝術。他的心願很簡單──街頭速寫不要被排擠,也不用任何吹捧,有一天若街頭速寫就像用手機拍照一樣自然,大家不會感到驚慌或奇怪,只是靜靜地欣賞,那就足夠了。

gy_1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