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藝趣談

Art Uncovered

標籤

impressionism

印象派的源起與賞析 <十一> 完結篇

說到這裡,印象派的賞析終於步入尾聲。我們是時候探討文藝史一個最重要的問題──究竟一幅作品、一個藝潮為藝術史帶來什麼影響?其藝術價值何在?印象派為後世帶來的餘芳,是它敞開了藝術史上Avant-garde的大千世界,成為古典藝術連接新派藝術的橋樑。在印象派,畫家開始發問,何謂藝術?藝術的意義為何?取悅大眾?教化眾生?奢靡唯美?雅俗兼採? 繼續閱讀 “印象派的源起與賞析 <十一> 完結篇"

【藝趣點評】一幅畫道盡印象派的故事


Édouard Manet, Portrait of Émile Zola, 1868.

說到這裡,我們的討論涉獵到Manet不完美裸體的演繹印象派如何糅合了日本藝術的美,當然還少不了印象派對當代都市生活的熱愛與觀察。縱然印象派在當代受千夫所指,當代藝評人中其實亦不乏賞識印象派之人,其中一位,就是法國作家兼評論人Émile Zola。19世紀中期,Zola大力捍衛Manet的Luncheon on the Grass以及Olympia;甚至Zola的小說裡出現的角色,有不少是根據Manet不同作品的角色所塑造。Zola與Manet志同道合、惺惺相識,力求打破傳統藝術的矯情與陳腐。 繼續閱讀 “【藝趣點評】一幅畫道盡印象派的故事"

印象派的源起與賞析 <十> 印象派與日本風(Japonism)

Claude Monet, Madame Monet en costume Japonais, 1875.

印象派與日本風

十九世紀中葉的法國有一個有趣的現象──日本風的盛行(Japonism)。這種風氣不但改變了法國人的品味,更改變了「印象派」畫家的作畫風格。十九世紀中葉以前,日本一直封閉與西方國家的所有來往,只有荷蘭得以與其保持有限度的交流。然而自1853、1854年期間,美國使節Commodore Matthew Perry出使日本,從此打開了對西方極度封閉的日本之門。日本的商品、藝術品如潮水般湧入歐洲,衝擊整個法國潮流。 繼續閱讀 “印象派的源起與賞析 <十> 印象派與日本風(Japonism)"

【藝趣點評】人面不知何處去

Claude Monet, Woman with a Parasol, 1875.

1875年,新婚的Monet與Camille定居Argenteuil,生活閑靜美好。那時候的Monet最愛以Camille和八歲的兒子Jean為模特兒,描繪了大量畫作。當時的Monet,剛剛與巴黎的藝術圈子完成了第一次的印象派畫展,「印象派」的名字在法國藝術界冒起。Monet一方面雄心壯志,誓要在藝術界闖出名堂,一方面與妻兒在郊區Argenteuil共享天倫之樂。 繼續閱讀 “【藝趣點評】人面不知何處去"

印象派的源起與賞析 <九> 雨暘明晦 地久天長(總結)

Claude Monet, Grainstacks (Midday), c. 1890-91.

雨暘明晦 地久天長(總結)
五、地久天長

1890年,Monet回到魂牽夢縈的家Giverny。1892年,Alice的丈夫Hoschedé終於去世,Monet與Alice靜靜地在Giverny結婚了。過去十年,這段世俗所謂的不倫之戀經歷多少起伏不定、膽戰心驚,今天總算守得雲開。

這時候的Monet,經過十年的顛沛流離,已然復歸平靜,在自己的家閑靜地作畫,享受天倫之樂。他不用再四出尋找靈感,經歷過不同景致的絢爛與猙獰,混沌的心境已然澄明開闊。

他現在最想做的,是用最直接有力的方法表達大自然的微妙變化。起初他只打算畫一兩幅,後來,發現兩幅不足以帶出他期望的效果,便畫了四、五幅。最後,他想通了,他要畫一整個系列,並一共畫了二十五幅同一主題的作品。那就是著名的Graninstack series。 繼續閱讀 “印象派的源起與賞析 <九> 雨暘明晦 地久天長(總結)"

印象派的源起與賞析 <八> 雨暘明晦 地久天長(下)

Claude Monet, The Cliffs at Étretat, 1885.

雨暘明晦 地久天長(下)
三、渺無人煙

Hoschedé破產後,Monet帶著懷孕的Camille搬離Argenteuil,與Hoschedé一家搬到Vétheuil,在狹小的房子裡共用資源,互相照應。

Camille誕下兒子Michael後,身體日益虛弱,臥床不起。這段期間,Hoschedé的妻子Alice負責照顧Camille和所有小孩。1879年的9月,Camille靜靜地離開了。

當年在Monet無數畫中擔當女主角的模特兒、那個與Monet未婚懷孕、一起經歷青蔥歲月的浪漫與瘋狂的Camille,永遠地與Monet天人相隔。彌留一刻,Monet描繪了最後一幅以Camille為主角的畫作: 繼續閱讀 “印象派的源起與賞析 <八> 雨暘明晦 地久天長(下)"

印象派的源起與賞析 <七> 雨暘明晦 地久天長(中)

Claude Monet, Impression, Sunrise, c. 1872.

雨暘明晦 地久天長(中)
二、人與大自然的完美融和

1870年,Monet 30歲。接下來的這個十年,Monet的畫風隨著種種經歷進入新的階段。1870年,Monet正式與Camille結婚,那時他們的兒子已經三歲多。適逢法國經歷普法戰爭(Franco-Prussian War),Monet被逼與妻兒先後流亡到英國與荷蘭。雖然Monet在這個地方停留的時間不長,卻有兩個重要的收穫:其一,認識別具慧眼的藝術商人Paul Durand-Ruel,這個人在往後的歲月大力推崇印象派,更是Monet下半生的重要收入來源。其二,Monet在倫敦期間觀望過英國浪漫主義畫家William Turner的作品。William Turner的畫風以大刀闊斧、波瀾壯闊知名。Monet深受啟發,開始意識到自己的畫風可以嘗試摒棄明晰的線條和事物外形的規範,這種自由,往後會慢慢滲透在Monet的作品裡。 繼續閱讀 “印象派的源起與賞析 <七> 雨暘明晦 地久天長(中)"

印象派的源起與賞析 <六> 雨暘明晦 地久天長(上)

Claude Monet, The Frog Pond, 1869.

雨暘明晦 地久天長(上)
源起

1870年,法國度過了普法戰爭(Franco-Prussian War),藝術家在戰後紛紛離開頹垣敗瓦的巴黎,但Monet、Degas、Pissarro、Renoir等藝術先鋒依然定期回到巴黎聚會,商討未來的藝術方向。戰後的沙龍藝術展依舊令人失望。1873年,這班藝術家把心一橫,一起成立一家合資公司,名為"Anonymous Society of Artist – Painters, Sculptors, Engravers, etc.",包括六位核心畫家成員:Monet、Pissarro、Degas、Renoir、Sisley和Morisot。他們決意搞一個獨立於沙龍和學院派的畫展,名為First Exhibition of Society of Painters, Sculptors and Engravers。Monet挑選了五幅作品展出,其中一幅畫的是他的故鄉──Le Havre。 繼續閱讀 “印象派的源起與賞析 <六> 雨暘明晦 地久天長(上)"

【藝趣點評】印象派與同性戀暗示

Gustave Caillebotte, The Floor-Scrapers, 1875. Oil on canvas.

在十九世紀中葉,同性傾向在法國是一個禁忌。當代社會有所謂針對男性的"homosexual panic"。這種排擠同性戀的恐懼,不僅存在於以同性戀自居的男士,即使是僅與男性有緊密social bonding的男士,也被逼抉擇及表態自己的性取向,以融入法國當時的social norm,再也不可以自由放任地抱持開放態度。然而,同性戀因而消失了嗎?不,它一直悄悄地存在著,即使不表露於日常生活中,也無聲無息地遺留在藝術家的畫作裡,留存至今。這一節,我們會探討一位印象派畫家──Gustave Caillebotte的作品。 繼續閱讀 “【藝趣點評】印象派與同性戀暗示"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向上 ↑